阅读历史
换源:

第27章 难道,你爱上了我?

  咕咚!

  “他到底,是人是鬼啊?”

  “这都杀不死?”

  “我们,我们要不要撤退?”

  所有枪手同时咽了口唾沫,紧张地说道。

  “闭嘴!开枪!”

  “不杀了他,我们都别想活!”

  “对准脑袋,那里是他的弱点!”

  为首的枪手大喊,首先开枪。

  砰砰砰!

  十数把枪同时对准了卢正义的脑袋。

  子弹洪流划破长空,射向废墟中的卢正义。

  “想杀我?没有机会了!”

  卢正义嘻嘻笑着,诡异的一个俯身,随后如鬼魅般贴着废墟地面,疾冲而去,瞬间消失不见。

  “在哪里?!”

  为首的枪手满头冷汗,大声问。

  “在你后面哦。”

  一口凉气从后颈袭来,让枪手老大浑身冰凉,两股战战。

  唰!

  腹部与胸腔传来剧烈的痛楚。

  他低头一看,一只血手正抓着一枚不断跳动的心脏,直接穿过了自己的胸膛。

  “啊,啊,啊……是我的,心啊……”

  枪手喃喃着,就看到心脏被一把捏爆。

  吧嗒!

  枪手老大倒地。

  “他,他是不死的!”

  “疯子!魔鬼!怪物!”

  “快杀了他!杀了他啊!”

  剩余的枪手都疯了一般大吼着,红着眼,猛烈开枪。

  也顾不得看得见,看不见人了,就对着卢正义模糊的身影乱射。

  叮叮当当!

  卢正义飞速在人群中闪现着,偶尔有子弹落在他身上,也只是被修复好的浩克装甲弹开。

  十几秒钟后

  地上躺着一地的尸体。

  “哈,哈,真是爽快啊。”

  卢正义哈出几口热气,大笑道。

  “你,你怎么把他们都杀了?!”

  “把他们都绑起来不就好了吗?”

  “我还想知道到底是谁在他们背后指使这件事的呢。”

  瑞秋又是惊喜,又是不满地瞪着他。

  “喂喂,他们可都是要杀我的。”

  卢正义回头,无奈地道。

  这女人,真是当警察当傻了,居然还想着把这帮人抓回警局审问。

  “而且,你凭什么觉得,我就是个好人?”

  卢正义邪气地上下打量着瑞秋,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上来回扫视。

  “你,你想做什么?”

  瑞秋心中闪过不好的预感。

  唰!

  卢正义将瑞秋那火爆的身子抱起,抗在肩膀上。

  “快放开我!你要干嘛!救命啊!”

  瑞秋不断挣扎,如蛇般扭动着那诱人的身躯。

  啪!

  “闭嘴,再乱叫,我就地正法了你。”

  卢正义手掌朝她身后一扇,邪笑道。

  “你,你你你!你个流氓!”

  瑞秋俏脸大红,忍不住骂了一句,就不敢再说话了。

  要真是被他在这里就地正法,丢人丢大了!

  但不知为何,她心里竟没有抗拒的感觉。

  ——————————————————————————————

  地下酒吧

  哈维·丹特戴着兜帽,在一个服务生的指引下,穿过密集的人群,来到一个疯子身前。

  猩红西装,脸上化着浓厚的妆容,一头绿发。

  小丑!

  “你是真的,还是假的?”

  哈维冷冷看着他问,直接掏出手枪对准了小丑。

  瞬间,吵闹的酒吧静止下来,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在这个隐蔽的地下酒吧喝酒的,都是什么成分就不用多说了。

  这家伙,居然敢拿着枪就跑进来,真是不知死活。

  却见小丑大手一挥,喝退服务生,喝了一口酒,这才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丝毫没有被枪指着的紧张感。

  “你是说,那个满嘴审判,审判,喜欢玩审判游戏的,假扮成我的样子的小丑吗?”

  “那我很荣幸的告诉你,我不是。”

  小丑嘻嘻笑道。

  闻言,哈维松了口气。

  确实,那个假小丑一见面就要上来干他,哪里还会专门派人来找自己呢。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哈维冷冷道,要不是这里人太多,他想直接给这个真小丑一枪爆头。

  反正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货。

  “很简单,我的目标和你一样。”

  “弄死那个冒牌货!”

  小丑嘻嘻笑道,上前一把搂住哈维的肩膀。

  “你能杀他?”

  “不不不,当然不是我。”

  “是他。”

  小丑伸手一指。

  黑暗中,走出一位身材健壮的男子。

  “有了他,还有你这个诱饵,以及我的天才智商,我就能百分百弄死他。”

  “借着我的名头搞事情,真是不知死活。”

  “我要让整个哥谭市知道,你们的恐惧,回来了!”

  小丑站在桌子上,一边扭动胯部,一边放肆大笑。

  ——————————————————————————————

  另一边,地下室

  瑞秋被一条绳子绑在铁柱上。

  龟甲缚。

  众所周知,这种捆绑方式,能很好的突出被缚者的身材。

  尤其是瑞秋本就身材火爆。

  在龟甲缚的捆绑下,突出的更加突出,凹陷的更加凹陷。

  例如那一条小蛮腰,只比巴掌大一点,更上一点的高耸山峰,简直迷死人不偿命。

  “混蛋,快点放开我!”

  瑞秋俏脸羞红,半羞半怒,瞪着五米开外的男子问。

  卢正义变回了自己的样子,正坐在一把椅子上,饶有兴趣地欣赏着对方的美妙体态。

  闻言,他呵呵一笑:

  “那可不行。”

  “你已经阻止我两次审判了。”

  “接下来的一次,也就是最关键的一次。”

  “你会一直被关在这里,直到我审判成功。”

  瑞秋闻言,冷静下来,咬着樱唇问:

  “是哈维吗?你要审判他?”

  卢正义点了点头。

  沉默了数息。

  “你为什么要救我,不是一次两次。”

  “而是很多次。”

  “难道,你爱上了我?还是什么施舍生命的把戏,想得到我的感激?”

  “明明你我身份差异巨大,你是一个通缉犯,而我是女警。”

  “或者说,你就像蝙蝠侠那样,虽然藏身于黑暗,却坚守着光明?”

  瑞秋冷静地望着他,出声问道。

  这是她想问了很久的问题。

  但现在,终于有机会问出来了。

  “你是说审判吗?”

  “不,我不觉得自己是正义的。”

  “正相反,我现在处于绝对的黑暗与疯狂的深渊边缘。”

  “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去救任何一个我想救的人。”

  “而你,瑞秋,你是一个真诚的、正义的、为民做事的警官。”

  “不像那些虚伪的,高高在上的超级英雄。”

  “所以,我对你稍微有一点好感度,仅此而已。”

  卢正义淡淡笑道。

  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瑞秋呆在系统的俘虏清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