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7章 弓道部,一如既往的平静。

作品:身处东京的我只想咸鱼|作者:我不喜欢偷懒|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5-03 17:19:17|下载:身处东京的我只想咸鱼TXT下载
  疾风搅动雨点,使得箭矢穿过的地方一瞬之间像是被刺穿一般。

  一连串的中靶。

  大家都从紧绷的状态放下松来。

  桜井风子托着计分板,笑着举起手:“嗨~44中,大家辛苦了。”

  上杉直接坐在了后面的休息位,竹弓靠在一旁的架立上。

  射位上的杉田漱平右手放下竹弓,转身说:“大家的息合还有些问题。”

  「息合(Iki-ai)」——指射手与射手之间呼吸的配合,用来保持行射的节奏。

  “是太累的原因吧,毕竟刚才已经行射了100箭。”平田政信语气很是疲惫。

  听到100箭这个数量,上杉櫂下意识地转动肩膀,舒缓一下酸软感。

  天天这么累,他可受不了。

  “不是。”杉田漱平摇头,“是大家还没有完全掌握小笠原老师所说的呼吸法。”

  “身体也没有展现出应有的纵横十文字,也就是说,大家还没有学会伸合。”

  「纵横十文字(Juojumonji)」——足、脊椎、背,成纵线,与双肩、双肘线之横线所呈现为垂直交叉状,是学会伸合的必要基础条件。

  往上还有更高难度的「三重十文字」、「五重十文字」。

  “唉~再加把劲吧。”平田政信听到这些东西头都大了。

  “教你们个小技巧,”杉田漱平重新举起弓,推弓的左手放在弓握上合拢,“左手,拇指与中指环扣住弓身,同时让中指与弓保持垂直相交。”

  “掌心不要用力,抵住弓握。”

  他双手高举过头,右手空拉弓弦,轻轻推动竹弓。

  “双臂与肩同时发力,向下拉开即可。”

  做完这套动作后,他又放下了弓。

  “目的,就是使射手进行会的时候,不要将左手的注意力集中在握弓上,而是将注意力集中在推弓上。”

  “握弓、推弓、拉弦、伸合、呼吸、节奏、队友节奏......这些都是射箭要注意安的点,同时你们还要调准位置,尽量维持手的颤动摇晃,以确保你的箭能够中靶。”

  “这其中要同时注意的东西太多,这个小技巧能省不少力,以保证你们长时间拉弓不至于太过疲惫。”

  “明白了。”

  之后,除休息摸鱼的上杉櫂以外,大家又开始训练起来。

  千岁真依抱着许多饮料从道场入口走进来,乌黑的头发上,还能看见许多晶莹的小水珠。

  “这雨好讨厌,一直下。”

  “你怎么穿着弓道服就去了,不怕把袴裙弄脏?”桜井风子接过她买的几瓶快要脱手饮料。

  “啊?”千岁真依侧头看看黑色的袴裙,确实湿了不少,“真的脏了!”

  “那你得回去洗一下了。”桜井风子笑笑。

  “不能洗衣机洗吗?”

  “不建议。”

  “手洗太麻烦了~”

  打盹摸鱼的上杉櫂听到她们的谈话,忽然想起自己的弓道服一直以来都是小花火手洗的吧。

  她说自己虽然不是弓道部成员,不能一直看着櫂君,但帮櫂君洗洗衣服也是可以的。

  然后又是一段莫名不自信的话。

  大多都是早上去找她的时候,她把叠的整整齐齐的弓道服给他。

  太...贤惠了...贤惠到不像是女朋友这种生物。

  自己是不是应该送她点礼物?

  上杉櫂想到了商城里的那个玩偶。

  “学长,你要喝什么?”千岁真依手提几瓶饮料向他问。

  “谢谢,”上杉櫂拿了一瓶装咖啡,“你出的钱?”

  “怎么会!”

  千岁真依又将剩下几瓶分发给大家,然后回头对他说,“我穷的都去便利店打工了,没那么多钱请学长们喝饮料。”

  她指指青佑雅也。

  “都是部长出的钱。”

  “还以为你最近没去打工了。”

  上杉櫂左手抓起瓶子,右手拧开瓶盖。

  “等等!”千岁真依突然喊道。

  上杉的动作停了下来,“怎么?”

  “学长你左上戴的是什么?”

  “订婚戒指。”他很随意的说,继续拧开瓶盖喝一口完全没有苦味的瓶装咖啡。

  “学长你不要那么可爱的花火酱了!?”

  “就是她。”

  “学长你和花火酱订婚了!?”千岁真依似乎在诧异的凌乱中。

  训练的众人都回头看一眼上杉櫂。

  “很稀奇吗?”他不懂为何今天大家都是这样一幅表情。

  “不稀奇才是稀奇好不好。”千岁真依眨眼看他闪亮亮的戒指,钻石...有点大。

  “我认为不稀奇才是稀奇没什么好稀奇的。”上杉櫂没有刻意回避。

  “可是学长才和花火酱交往不到2个月吧,就...订婚了?”

  “把以前算上是12年,”上杉櫂挑眼看她,“你怎么知道的?”

  “花火酱告诉我的呀,她还说学长向她告白的时候,她好开心的,晚上抱着枕头发呆都睡不着觉。”

  怪不得花火有几天精神都萎靡不振。

  “嗯,我明白了。”

  “对了,学长喜欢花火酱的哪一点啊?”

  “问这些干什么。”

  “好奇嘛~我可以告诉学长花火酱喜欢学长的哪一点。”

  “你和她已经交谈的这么熟悉了?”上杉櫂不敢相信女孩子之间真的什么话都可以说。

  “花火酱很好说话,多求一下她,她就告诉我了。”千岁真依笑了笑。

  她很好说话,你也很八卦。

  上杉也想知道花火喜欢自己对她做什么,自己问她的话,大概率不好意思说出口。

  “首先就是可爱吧,她整个人看起来都很轻巧,走路也有一种安静的空灵感。”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就是她的脸,软乎乎的,容易变红。手也很软,基本上都是很温润的感觉。”

  另一边的桜井风子也在悄悄的附耳听。

  ——好奇心是人类的天性,特别是女性。

  “然后然后。”千岁真依兴奋地追问。

  “问这么多做什么?”本来上杉櫂是准备连腰、腿、足也一并说的。

  “了解男生的癖...呃...爱好。”千岁真依笑笑,“其实花火酱很喜欢学长哥哥的一面。”

  “哥哥的一面?”上杉櫂大致明白了些。

  “具体是什么我也问不清楚,主要是花火酱也说不出来。”

  “......”

  “你的消息,就只有这么一点?”

  千岁真依并不笨,露出精明的笑:“对于学长来说,足够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