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六十章 张居正感到危机

作品:回到明朝做仁君|作者:纣胄|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5-05 10:16:16|下载:回到明朝做仁君TXT下载
  朱翊钧看了一眼陈矩,随后笑着说道:“看来这张宏的人缘还真好,连你都要替他说话了。”

  “奴婢不敢,”陈矩连忙说道:“请陛下恕罪!”

  “行了,随便说说。朱”翊钧笑了笑摆手道:“怎么还急了?不是什么大事,不就是送点消息给张先生吗?以前冯保不也这么干?”

  张宏的确不想成为冯保,他这么干是因为他觉得张居正是大明的未来、是大明的希望。现在朝堂上这些人针对张居正,让张宏有些担心,他想帮帮张居正。

  原因就这么简单,甚至都不是为了钱。

  有关张居正的消息,张宏都会透露出去,希望张居正能够及早做准备。估计今天这个消息也不例外,张居正恐怕要担心了。

  张宏与陈矩不一样。

  陈矩就是一个忠心耿耿的奴才。而张宏这个人,除了老实本分以外,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同情文官,甚至想和文官站在一起,赞成张居正的理想。

  原本的历史上,张居正可没机会和张宏走到上面去。不过这次两人接手之后,配合也就顺顺利利的展开了。

  张宏虽然不像冯保一样没原则,但也希望帮到张居正,两人关系还好。

  陈矩愿意为张宏求情,真的是因为张宏的人缘不错。

  “把这些鱼放了。”朱翊钧拿起一块点心吃了一口,随意的说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朕今天也发发慈悲心。”

  “是,陛下。”陈矩答应了一声,连忙去把鱼放生了。

  朱翊钧把鱼竿递给陈矩,站起身子说道:“走吧,去母后那边,看看那里有没有什么好吃的。”

  陈矩连忙将渔具安排好,直接跟了上去。

  朱翊钧在皇宫大内游玩,而且还玩得很开心,消息却已经传到了张居正家里。

  此时的张居正已经能够坐起来了。

  他斜靠在床上,看着面容沉重的游七走了进来。

  主仆二人相处多年,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大事情的话,游七绝对不是这个表情。现在他这样,张居正想不担心都难。

  “老爷,”游七来到张居正的面前,从袖子里掏出一份题本递到张居正的面前说道:“这是宫里面刚送出来的。”

  “今天有人上了这份题本,陛下让留中了。”

  张居正伸手将题本拿了过来,快速翻看了一遍,脸色瞬间就变得非常难看。

  抬起头看着游七,张居正问道:“这是内阁递上去的?”

  “是啊,老爷!”游七有些急切的说道。

  题本到了内阁以后,内阁拟定一个意见,然后会呈送到宫里面去。

  张居正生病在家,他已经看不到题本了。可他在内阁那边还是有人的,张四维就是他的人。

  有这样的题本,张四维至少也应该送点消息过来。可是没有,这让人不得不猜想。

  最关键的是皇帝的态度。这份题本没有反驳没有批示,直接就被留中了,这不对。

  稍稍想了想,张居正就明白了,陛下这是在担心自己的身体。如果自己真的不行了,那也要有一些后路可以退。

  想到这里,张居正的心情很复杂。

  从帝王权谋来说,这没有什么错,能够有这个判断,证明自己这个学生成熟了。

  可是从私人的感情来讲,让人有些难以接受。

  想了想,张居正问道:“张公公说什么了吗?”

  “没有,”游七摇了摇头说道:“张公公只是让人把题本的手抄本送了一份出来,其他的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把这份题本交给老爷。”

  张居正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老爷,那我们是不是做点什么?”游七有些迟疑的说道。

  闻言,张居正苦笑着摇摇头说道:“我能做什么?做了又能够怎么样呢?”

  说着,他叹气道:“听天由命吧!”

  这一次的大病,让张居正有些恍惚。

  差一点就死了,生死是这种大恐怖。

  尤其是他醒过来后,整个人都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现在自己的身体这样,出门都出不了。如果自己能去内阁,张居正相信这些东西全都会消失。

  可是走不了。

  现在自己的身体全靠培元丹维持,如果什么时候撑不住了,自己就撒手去了。

  现在做了布置又能怎么样?

  一旦自己撒手人寰,这些事情自己能管得了?

  做什么都是多余的。

  如果自己不死,这件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只要自己的身体康复了,到内阁去走一趟,什么事情都解决了,没有人会再敢上这样的题本,谁都会当这份题本不存在。那些想让自己走的人才会走。

  “让人找几个名医过来,”张居正看着游七说道:“顺便把张天师也请过来。”

  游七一愣,随后就明白自家老爷是什么意思了,连连点头说道:“好的,老爷,我这就去办。”

  皇宫大内。

  朱翊钧听了陈矩的汇报,笑着说道:“到什么时候,这句话都没有错,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还是要保养自己啊。”

  说完,朱翊钧站起身子伸了一个懒腰。

  张居正已经感到危机了,开始四处去寻医问药,甚至把张天师也请过去。

  这是要问鬼神了吗?还是想探听一下,是不是还有更好的丹药?

  不过这些都没用,现在可还没有到张居正该登上舞台的时候。

  让他在家里面继续躺着,才符合自己的利益和想法。

  略微沉吟了片刻,朱翊钧忽然又有了一个想法,不如让张居正再晕一次,或许会有更好的效果?

  不过也有可能弄巧成拙。

  想了想,朱翊钧就放弃了,顺其自然吧。

  只不过让朱翊钧没有想到的是,他没有干的事,外面有人干了。

  第二天,一个消息传遍了京城:

  张居正的病情加重了。

  他们的传言是有证据的:张家到处在请名医,连太医院都不顾了,甚至还把朝天宫的张天师请了过去。

  这消息传得有声有色、沸沸扬扬,甚至有人说张居正命不久矣,不出意外的话,也就是十天半个月了。

  这样的传言一出来,朱翊钧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

  你们居然比我都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