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25章 南传佛教之“果位”

作品:大明元辅|作者:云无风|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1-05-06 19:48:58|下载:大明元辅TXT下载
  对于高务实这句话,刘馨立刻表示不同意了,她收敛笑容,严肃地道:“我知道你对无神论很坚定,我也是无神论者,但作为机要秘书,我必须提醒你注意:在这个时代,神权依旧是非常重要的一股统治力量,且不说欧洲、阿拉伯、印度什么的,你以为南疆就不需要神权?我甚至敢说,就连大明也没有完全抛弃神权!”

  高务实眉头微微一动,但没有立刻回话。刘馨便接着道:“就说南疆和大明好了。南疆那边除了安南这个自称‘小中华’的特殊存在,其余王国几乎都是信佛的,当然安南人也有不少信佛,大概和咱们大明的情况类似。

  不过咱们也甭管他们信的是上座部还是什么,大抵应该都属于南传佛教……”

  “你这个说法过于笼统,我怀疑你还不如我了解这些。”高务实打断道:“南传佛教又称南方佛教、南传上座部。基本上可以泛指传布于南亚的佛教,他们大致上又可以分为四类:

  第一类是传于锡兰、缅甸、暹罗、柬埔寨、南掌等国的南方上座部佛教;第二类兴起于安南,但安南这一派是与儒道二教混融的混成佛教;第三类过去在柬埔寨曾盛极一时,是当时吉蔑族人所信奉的佛教;第四类则是爪哇、苏门答腊、马来半岛等地所传的南海佛教。”

  刘馨愣了一愣,对于自己被他打断倒不是在意,只是很意外地问道:“你什么时候了解过这些?”

  “你真以为内务部只监督我的家丁?”高务实呵呵一笑:“南疆的民情舆论我若是一问三不知,哪天他们要是造反,我岂不是连原因都不知道?”

  “哦……”刘馨一脸恍然,点头道:“那要不这样,你先说说你对南传佛教——尤其是南疆当地的这些南传佛教有些什么了解,然后我对照一下,看看我之前的想法正不正确,之后咱们再继续讨论我刚才没说完的事。”

  “也行,我简单说一下内务部给我提供的情况。”高务实想了想,似乎在回忆或者组织语言,稍稍过了一会儿才开口。

  “我刚才所说的这四类,其中第三、四类现在基本上已经绝迹,只剩下位数不多的一些遗迹,就不必多讨论了。

  第二类,也就是安南的混成佛教,严格意义上来讲它其实属于中国佛教系统。第一类又称为巴利佛教,盖此系统大部分均依据巴利语圣典为经典,而所谓南方佛教或说南传佛教,主要即指此系而言。”

  刘馨点了点头,面色十分严肃认真,高务实也不知道她为何如此重视。

  不过高务实还是继续介绍自己得到的情报:“大概是在公元前三世纪左右,阿育王派遣其子摩哂陀长老将印度本土佛教输入锡兰岛,此为锡兰佛教之开端。

  公元前一世纪,锡兰佛教分裂为大寺派与无畏山寺派。到了公元三世纪时,无畏山寺派又分出南寺派。这其中,大寺派被视为锡兰佛教的正统。又到了五世纪,时有觉音、达摩波罗等大注释家出现。

  在其他国家方面,大概是在公元四至五世纪以后,缅甸即有佛教传入,不过他们采纳的南方上座部佛教,则始于1058年阿耨楼陀王时代。

  到了十二世纪以后,暹罗也开始接受上座部佛教。差不多在大明建国时期,锡兰的僧伽领袖被迎入暹罗,为暹罗王传戒。而至于柬埔寨、寮国等,接纳上座部佛教则始自百余年前,也就是暹罗民族之征服以后。”

  刘馨立刻问道:“也就是说,这些南传佛教如果要溯源的话,都是从锡兰——也就是咱们那时候的斯里兰卡发端的?”

  “呃,阿育王的国土早就……嗯,所以你这话没错,应该就是这么回事。”高务实点头表示肯定。

  刘馨又问道:“那马来半岛、爪哇等南洋地区的佛教呢?”

  高务实撇撇嘴,道:“那边被‘绿化’了呀,你说呢?”

  “哦,那先不提他们。”刘馨摆摆手,又想了想,道:“这个南传佛教与北传佛教有什么差异?我是指他们之间有没有……呃,就是如天主教和东正教之间那种教义方面的差异。”

  “这题超纲了,我也不是很清楚。”高务实微微摇头,但又道:“不过据说汉传佛教体系的禅宗达摩祖师以及律宗的一些思想,都与南传佛教有关,并且有相似相通之处。”

  然而刘馨似乎对南传佛教与中国佛教的关系没什么兴趣,只是沉吟道:“南传佛教的流传范围几乎就正好是你现在控制的南疆各国,所以我觉得你应该对它有足够的重视。

  我此前在南疆时就发现了,他们各国所信奉的虽然大都是上座部佛教,但各国之间对经义的解释还是会略有不同。我建议你可以考虑动用一些力量,帮他们搞一个‘结集’,把经文、经义做一些校正,进行统一。”

  “结集”是个佛教词汇,又作集法、集法藏、结经、经典结集,乃合诵之意。即诸比丘聚集诵出佛陀之遗法。

  佛陀在世时,直接由佛陀为弟子们释疑、指导、依止等,至佛陀入灭后,即有必要将佛陀之说法共同诵出,一方面为防止佛陀遗教散佚,一方面为教权之确立,故佛的弟子们集会于一处,将口口相传之教法整理编集,称为结集。

  高务实也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不过他好奇的是刘馨为何作此建议,于是问道:“用意何在?”

  刘馨微微挑眉,反问道:“车同轨书同文的用意何在?”

  “唔……但是让他们形成统一派别,对我们而言就一定是好事吗?”

  “在你的地盘上,受你所命而结集,最终的经义难道不需要你来肯定?”刘馨双手一摊:“最终解释权既然在你手里,你莫非不挑一个对你来说最为有利的?

  况且,在这种情况下你来做这件事,本身也是向他们释放善意,而佛教毕竟不同于‘那两家’,对政权干涉还是比较轻的,身段也要软一些,我估计他们一定会投桃报李,你们双方很可能达成一些默契。”

  高务实问道:“你说的默契,该不会就和当年我与索南嘉措达成的协议那样,又给我上个尊号吧?我觉得这事儿……也不适合多干。”

  “那还不好说呢,我们俩现在根本都不懂上座部的教义,转世、上尊号这些好像是都是密宗流行的做法,上座部兴不兴这套都不好说。”刘馨摇头道:“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一定会用他们的办法给你的统治带去一些合法性,这是毋庸置疑的。”

  此时,高陌恰好从外头进来,笑道:“刘小姐是在与我家老爷谈论南传佛教么?老朽倒是对此略有了解。与汉传和藏传比较起来,南传上座部也算颇有特色。”

  高陌是刚才代高务实送客去的,这会儿才回来。刘馨知道他在高务实面前的特殊性,除了穿越这件事之外,其他事高务实几乎都不瞒他,因此他这么一说,刘馨便喜道:“那倒要请陌叔指点指点了。”

  高陌含笑躬身:“不敢当,刘小姐若有下问,老朽知无不言。”

  “多谢陌叔。”刘馨便问道:“这个南传佛教有没有可能给高……司徒一个特殊身份或者尊号之类的?”

  “恐怕很难。”高陌面色平静,解释道:“小姐应当知道,我中原汉传佛教信奉诸多的佛、菩萨、罗汉、金刚、祖师、诸天鬼神等,例如阿弥陀佛、药师佛、观世音菩萨、地藏菩萨等等。

  藏传则有更庞大的神佛体系,除了诸佛、菩萨以外,还有金刚、明王、度母、空行母、各派祖师、护法神等等,更是多不胜数。

  即使对于佛陀,也有法身、报身、化身之说,如‘清净法身毗卢遮那佛,圆满报身卢舍那佛,千百亿化身释迦牟尼佛’,认为释迦牟尼是‘化身佛’。

  但是据内务部的详细报告,在南传佛教的各个寺院,都只供奉着释迦牟尼佛。这是因为上座部佛教只礼敬、尊奉历史上的果德玛佛陀,并视其为导师,而不崇拜菩萨、祖师、护法等等。”

  刘馨听了这话,顿时皱眉,想了想又问道:“那在他们的经义之中,是否存在这方面可以钻的漏洞?”

  高陌依然摇头,道:“恐怕没有。”

  刘馨却有些不信,疑惑道:“不至于吧?”

  高陌苦笑道:“刘小姐有所不知,我汉传佛教的经典总汇叫做《大藏经》,里面除了收录小乘三藏之外,还有大量的大乘经典,诸如《华严经》、《法华经》、《金刚经》、《楞严经》等等,此外还收录了历代祖师大德撰写的名目繁多的论典。

  而上座部佛教所传承的经典,是在两千多年前天竺无忧王时代即已定型的巴利语三藏圣典,以及解释这些圣典的义注和复注。其在数量上,要比汉传经典少之又少。

  这《巴利三藏》,乃是在所有南传上座部佛教国家和地区共同尊奉,并且没有任何争议的权威性圣典。

  另外,南传上座部佛教流传至今两千多年,不曾出现过一位祖师,也不曾出现过任何一个因为倡议殊胜教法而另立的宗派。

  假如有佛教高僧想撰写一本所谓《南传佛教思想发展史》之类著作的话,他可能会发现有关资料将异常缺乏,以至于不得不回来研究《巴利三藏》及其注释。

  当然,上座部僧团也存在着一些派别,但那也只是在持戒松紧程度等枝末方面的分歧,在经典与教理方面还是一致的。

  而正因为其经典甚少,讲究的是坚持佛教应保持最初的原始教义、修行方法和本身特色,注重个人修行,要求僧人严守佛陀制定的戒律,保持原始佛教的传统。

  南传佛教的最大特点可能就在戒律方面,他们坚持遵守佛陀制定的原始戒律,并不随意废除、篡改及删改佛陀的戒律,认为应该无条件遵行佛陀所制定的戒律、所教导的法。”

  “哦豁,这就不好办了。”刘馨转头对高务实耸了耸肩,无奈道:“我估计佛陀肯定没有说过您高司徒将来会成为明王菩萨什么的。”

  高务实笑了笑,没当回事。

  高陌却很正式地接口道:“不错,正是如此。他们不信菩萨,认为菩萨只是凡夫,不应该尊为圣人;不相信断烦恼后还能凭靠法执继续轮回等大乘佛教的说法;不承认佛是果位,认为佛是一种职称。

  在他们看来,佛是创立佛教的第一个阿罗汉,果位最高的本身就不是佛果,而是阿罗汉果;他们也不承认观音、普贤等菩萨,只承认弥勒为菩萨,因为弥勒菩萨是下一任佛,这不应该有很多位。

  原始佛经中只出现过弥勒一位菩萨,所以他们便不承认其他菩萨,而且弥勒菩萨也是凡夫,不应该祭拜;他们甚至不承认西方极乐世界和净土信仰,不承认禅宗的顿悟法门,不承认有不生不灭的自性,等等等等。”

  高务实伸手拦了一下,打断并总结道:“好了陌叔,你的意思我明白了。简而言之就一句话:惟佛陀说。除此之外,他们一概不信也不遵。”

  高陌躬身道:“老爷睿断。”

  高务实朝刘馨一摊手,笑道:“这下看来是没辙了。”

  刘馨却没有立刻下定结论,反而继续朝高陌提问:“陌叔,我没太听懂‘果位’什么的,那是什么意思?似乎……听起来他们认为‘阿罗汉’是地位最高的,甚至佛陀也只是第一位阿罗汉?”

  高陌点头道:“其言‘果位’者,谓修行得道已证正果之位,乃是与‘因位’相对之词,大抵便是指修佛所达到的境界。”

  “哦……倒是与我猜测的差别不大。”刘馨点了点头。

  高陌则又道:“南传佛教的最高果位便是四果阿罗汉,并没有菩萨或者佛这样的果位。不过南传佛教并不是否认佛或菩萨的存在,而是认为佛陀入灭之后,凡人能够实证的果位,最高只是阿罗汉,而不是佛或菩萨。”

  刘馨显得有点头疼,苦笑道:“这……有什么区别吗?”

  “有,当然是有的。”高陌正色道:“因为南传佛教认为,就算是佛陀,在觉悟成佛之前,也需要‘四大阿僧祇劫’的菩萨行,才能够觉悟成佛,何况我等凡夫众生。”

  刘馨又问:“那这个四大……什么菩萨行,有什么说法?我是指,有没有可能承认某个人得到了某种果位?”

  “这倒是有的。”高陌道:“根据内务部的报告,在南传佛教过往的历史当中,确实有不少修行者可以实证阿罗汉果位。”

  刘馨猛然一拍身边的桌案:“好得很!只要有,就好办了!”

  ----------

  感谢书友“曹面子”的月票支持,谢谢!

  PS:快夏天了,为避免衣服穿不进,打算晚饭后出去锻炼下,所以今天提前更新。